[野薑] 《深冬之芽》5

2010.11.26(Fri)

《深冬之芽》5

  又是那幅光景。


  死寂的水域幽深冰冷,不見底的黑暗在腳下無盡蔓延。黑暗另一端正是綱吉無比熟悉的身影,桎梧厚重,枷鎖層層。


  骸……


  到了嘴邊的呼喚化為水泡默然消散,下一刻陌生的景象襲捲而來,轉瞬吞沒了他。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野薑] 《深冬之芽》4-2

2010.11.26(Fri)

《深冬之芽》4-2

  不過就算他再怎麼嘆氣,日常還是得照樣運轉。


  這一天綱吉急急忙忙出了宅邸的時候,果然老遠就看得到骸早已百無聊賴地等在門口了。




  「抱、抱歉……」綱吉跑得上氣不接下氣,他不是故意要遲到足足半小時多的,實在是好不容易才從會議裡脫身──最近和大老們之間的暗潮越來越洶湧,就算他繃緊了皮連午餐時間都認命地在文件山堆中渡過,不過還是……

[野薑] 《深冬之芽》4-1

2010.11.26(Fri)

《深冬之芽》4-1

  雖然就算自己正式成為彭哥列首領以後,里包恩還老是三不五時蠢綱蠢綱的叫,不過現在綱吉也認為,自己的確是個笨蛋。


  一路走來,不管理智上再怎麼提醒自己,視線仍會不自覺被前方領路的暗藍身影吸引,即使對方難得無比盡責地專心帶路,一次也沒有回過頭--連他也看得出來,其實是徹底的漠然無視。


  真是學不聰明啊,澤田綱吉。


  盯著前方人影依然輕鬆如常的腳步,綱吉的心情卻越發沉重起來。


  明明事實都已經擺在眼前,還在期待什麼?

[野薑] 《深冬之芽》3-3

2010.11.26(Fri)

《深冬之芽》3-3

  「連你都不知道的話,為什麼我就會知道呢?」


  「唔……」


  也是啦,雖然綱吉先前已經不是第一次隱隱約約感覺到被監視了,不過真正肯定這並非自己多心而是的確有些不對勁還是這一兩天的事……


  獄寺他們?不可能,是他們的話早在幾天前迷路那時候就會跳出來了;至於彭哥列其他人的話,綱吉敢確定不管有什麼異動里包恩那裡應該多少會聽到一些風聲才對,畢竟自己會和一起骸每日外出調查的事即使在彭哥列內部也被列管為一級機密。


  不過既然不是來自彭哥列--那不就是--


  「敵人……?」

[野薑] 《深冬之芽》3-2

2010.10.09(Sat)

《深冬之芽》3-2

  到底該怎麼判斷一個人是好是壞呢?


  最近這個問題,不時總是會無預警闖進澤田綱吉的意識裡。


  雖然已經正式成為黑手黨首領的他還會被這一類問題困擾許久似乎有些可笑,不過追根究底這種說法不過是一個普世觀念下的習慣性用詞問題,好與壞,黑與白,善與惡,一種聽來單純乾脆實則含意曖昧面相多元、卻絕對好用的分類。


  所以就先別吐嘈這一點了吧。

[野薑] 《深冬之芽》3-1

2010.09.17(Fri)

《深冬之芽》3-1

  來人漸漸走近了。


  綱吉一邊數著對方越來越清晰的腳步聲,一邊試著平復呼吸。雖然從表面上看起來,他不過是一直低頭死命盯著地面彷彿完全沒注意到有人正在接近,目光專注地就像是地上突然開滿了一朵朵看不見的花兒一樣。


  「……彭哥列?」


[野薑] 《深冬之芽》2-2

2010.09.09(Thu)

《深冬之芽》2-2

  結果除了到處走走嘗試錯誤之外,終究還是沒有更具體的結論。


  無奈的綱吉曾經一度懷疑骸是不是真的存心整自己來著,結果被骸隨口一句話就堵了回來,クフフフ如果是那又怎麼樣呢。綱吉頓時無話可答,是啊他還真不能怎麼樣,畢竟里包恩一開始把他踢出門的那天就十分清楚地聲明了,『既然挺骸就要負責到底,蠢綱。』


[野薑] 《深冬之芽》2-1

2010.08.29(Sun)

《深冬之芽》2-1

  「クフフフ……」六道骸的微笑仍是向來的輕鬆。「真不愧是超直感呢。」


  一時空氣中只剩下沉默。


  雖然澤田綱吉來到北義大利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不過如果被問到對於這個城市的印象,他只能絞盡腦汁苦思良久:有些房子好漂亮好像古蹟不愧是義大利……不過很多小巷子也陰暗得嚇人,彎彎曲曲簡直繞昏頭……然後……然後--


[野薑] 《深冬之芽》1-2

2010.08.23(Mon)

《深冬之芽》1-2

  終於反應過來眼前這一幕所代表的意義,嗡嗡耳語逐漸自死寂現場的各個角落迸出,來自彭哥列高層的大老們皺起眉,紛紛一陣交頭接耳。這種事極限的不可能!了平猛地拍桌,連山本都坐不住了,抹去一貫笑容的神情嚴肅,獄寺不用說更是目瞪口呆,十代首領怎麼了難道是今天身體不舒服嗎--可是,大老之一緩緩開口,過去歷代首領從沒有人因為身體不舒服這點小事而使不出能力--


[野薑] 《深冬之芽》1-1

2010.08.15(Sun)

《深冬之芽》1-1

  又是這個時候了。澤田綱吉放下看到一半的文件,站起身。


  雖然無法確定「這個時候」到底會落在一天中的哪個時段,可能是早餐後,可能是下午茶,也可能是像現在這樣的傍晚時分,但每當這個時候真正來臨之際,他總會知道。

[野薑] 關於《深冬之芽》

2010.08.10(Tue)

最近二個月沒更新的元兇就是它(毆)

明明老早就想發篇簡介,結果到了CWT已經結束的現在該從哪裡說起我還是想了很久……
倒不是對於這個早在三月初就開始構想的企劃沒有想說的話,
只是一來我覺得如果是真正完整的作品應該不需要太多行前解說,
二來不想影響讀者初次和這篇文見面的心情,所以很多話我想還是適合放在後記吧。

總之,這是一個六道骸和澤田綱吉如何在一起的故事(廢話)

目前簡短摘錄了部分內容的試閱本已在CWT25上全數發放完畢,
本體預計在這個禮拜內開始連載,大概會陸續公開全文1/2的篇幅左右。

希望大家會喜歡這個故事。

(試閱本內容點這裡)

自我介紹

九穫&木久香

Author:九穫&木久香


since 2010.04.20
「銀朱森林」目前是以
九穫和木久香為中心的雙人社團,
社團E-mail:(★→@)
poppyred.forest★gmail.com
或請至左側類別裡的「留言版」

通常這邊處理留言回信通販(確認匯款已收到後)平常約需3~5天(過年等重要節日可能會稍慢)
還請大家稍等及包涵///

【九穫】
主力為一般向漫畫、繪圖創作兼雜文。
【木久香】
(舊名:野姜)
主力為小說創作,一般向和BL向並行中。

───歡迎同好自由連結或是和我們交換連結☆

類別

噗浪

搜尋欄

FC2計數器

最新留言

應援中

★寄賣店家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