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穫]自創一般向《桃花酒》外傳小說─《雪盲症》內文試閱

2013.08.09(Fri)


清的心裡一直有一股不祥的預感。

今晚外頭的雪下得特別綿密,下得猖狂如雨。

積聚已久的雪塊紛紛落在屋簷上,擊出一陣陣悶響。而在屋簷外,夜裡魔法能源塔周圍依然明亮,但能源塔的光線已被雪雨攪得一陣忽明忽暗,像是藻類在水底的波光中搖曳,在陰影中載沉載浮。

清則漠然地在窗內看著這一切,他的視線穿過風雪之中,看著在黑暗裡飄蕩的雪花,看著這座在雪夜裡逐漸覆上一層銀粉,充滿東方古國風情的肅穆宮殿,看著那些在能源塔裡孜孜不倦地工作以提供日常生活能源以及合成雪景(天曉得為什麼他們願意在這種地方浪費魔力)的合成系魔導師們……

又或者,他其實什麼都沒有看。

只有有餘裕的人才有心情去觀賞風景,而他現在既沒有餘裕也沒有心情。

他總覺得這次的任務不對勁。

而在這次的暗殺失敗後,不祥的預感更是默默地在他心裡生了根。

隨著時間過去,那個預感便如烏雲般在他的心頭縈繞不去,又如同積雪般在他心底緩慢地一滴滴凝結,隨著時間過去越發濃重──彷彿它所暗示的未來隨時都會破繭而出,召喚下一場更強烈的暴風雨。 


表面上,他的生活跟暗殺前沒有什麼兩樣:吃飯,睡覺,訓練,時不時被那個公主召來聊天(而且通常都是講一些沒營養的話題),偶爾出席下使團的會議──所幸那些外交官們到現在還不知道他的殺手身份和任務,有些人當他只是個沒有背景,被派來平衡國內藩系鬥爭的棋子,更多人則以為他只是個來賺功勞鍍金的裝飾品,因此除了有些人對公主如此頻繁地召見他這件事有些腹誹外,所有人都很滿意他的「無所事事」,沒有人關心他的行動──而這使得他更加方便準備下一次的暗殺。
至於暗殺公主這個舉動是否會和使團的談判目的發生衝突?這個問題清並不在乎,畢竟研究政治不在他的工作範圍內。

而在清現在的生活裡,更多時間是花在思考上一次失敗的暗殺──不祥預感的起源。

每次一注視到自己如木乃伊般被繃帶包得層層疊疊的手指,他都會不經意皺起眉頭:刺客為了任務可以拋棄自尊,但不代表沒有自尊心。至少,現在這被包得難以動彈的手,現在對他而言就是恥辱的標記。它的存在不斷地提醒清,現在自己這條命是靠敵人莫名其妙的憐憫撿來的。

但在感到恥辱的同時,他心底最深處又有些感謝那個敵國公主的愚蠢──她很強,甚至可以說是他生平所見最強的魔導師,不過或許正因為如此,她也有著屬於強者的輕敵心態。在她包庇他時的那一刻,清就在心裡冷笑:總有一天他會讓那個高傲的公主知道,蛇也是能吞下大象的。

雖然上次與她對決的結果以慘敗收場,但清並不認為暗殺無法成功,只是執行任務的難度比預想中提升不少罷了。刺客原本就不是擅於正面戰鬥的戰士,而是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暗殺者。上次的失敗是緣於意外先被公主察覺後攻擊(公主的能力出乎意料也是原因之一),失去了搶先出手暗殺的時機後,陷入被動的刺客當然就只有慘字可言。

所以失敗固然令人在意,但真正令人擔心的只有一點。那就是:為什麼關於公主的情報會出了差錯?

每次在清接到任務時,他的所屬組織「深鳶」都會事先提供關於暗殺目標的詳細情報,這次也不例外。

可是跟過去不同的是,這次關於公主的關鍵資料卻完全錯誤。雖然名字、身份背景是正確的,但這些對於擬定行動計畫並不是那麼重要,而真正最重要足以決定成敗的地方──也就是她的魔法血脈能力──卻完全不是資料上說的那麼一回事。

瀾華國王族的直系魔法血脈有個很玄妙的名字,「乾坤挪移」。

這個名字聽來很有古中國道教思想一貫的忽悠兼模稜兩可,似乎什麼名詞套進去都說得通,而根據組織提供的資料,則是可以照漢字的基本字義來解讀:「乾坤」是天地陰陽的代稱,而「挪移」則是挪借移用之意。所以「乾坤」八成是指時間和空間的總和,「挪移」則是轉移,而「乾坤挪移」這八成是空間轉移類的特殊魔法……

光看這些的話似乎還說的滿有一回事。眾所皆知,王族血脈都是一些極其稀有的魔法血脈,而空間轉移也的確夠格稱為獨一無二了,畢竟目前除了魔法建築家外,還沒人擁有過空間魔法,而魔法建築家在這世上也不過就那十人──若是換成一般魔導師來解讀分析,大概也看不出有什麼不對。

問題就在於,深鳶這個組織的能耐絕不是「一般」魔導師能相提並論的。而多年的工作經驗更是讓清對組織情報充滿了信心。

所以當清親眼見到方蘭在他面前施展各種魔法大玩變色龍的時候,心裡真的有飆髒話的衝動──什麼空間轉移魔法,根本錯得離譜!此乾坤非彼乾坤,這個「乾坤挪移」居然指的是施術者可以「借用」所有系的魔法:上一刻可以是肉體系魔導師,下一刻成了布系,再下一刻是金屬系,合成系,創造系……也就是說,這位公主殿下和一般常識中最多只能使用三種系的魔導師(普通魔導師一人只會使用一種系的魔法,使用三種系魔法的魔導師已經是驚才絕豔了)完全是不同物種──只要她想的話,世界上所有魔法她都能使用!

雖說清的魔法「金屬系・天網」正巧就是封絕魔力的結界,但封魔結界不是萬能的,世界上還存在著很多未知種類的魔法。再說,上次他可是連施法的機會都沒有就被打倒了……

總之,這個變態的事實和資料的差距實在太過誇張,而且待在深鳶多年的清深知組織對於魔法血脈的情報不可能真的只憑名字猜測那麼隨便,情報部門的忍者們可不是擺設用的。

這便是一切不祥預感的源頭,而據此清更是推出了一個不合理的結論。

會出現不該犯的錯誤,也許因為……那並不是錯誤。

這條念頭才剛竄進他腦海,立刻被他當毒蛇一刀兩斷。然而,疑問的種子一旦發芽,就有如藤蔓般瘋狂生長增殖,不斷地鑽進腦海裡,怎麼斬也斬不乾淨。

心志堅定且絕不會對任務內容有多餘的揣測,一向是專業刺客必備的要點。然而方才冒出的答案以及隨之而生的假設實在太過荒謬瘋狂,讓清也有些動搖。他有些煩燥地在房間裡踱著步,然而他每邁出一步,心裡的不安就擴大一分……最後他嘆了一口氣,決定放棄思考,讓事情該怎麼辦就怎麼辦。

他伸出了手,準備熄燈。

外頭的雪勢已經轉小,雪花開始寂靜無聲的飄落。

室內無風。

但燈火卻搖曳了一下。

清放下了手,因為他的耳朵同時捕捉到一陣沙沙聲。

那聲音很低,很輕,若不是處在如此幾乎接近無聲的環境下,似乎隨時都會消逝無蹤。但它卻很堅定地悠悠穿越了寂寥的雪夜,迅捷如箭,遊移如蛇,最後鑽過層層房門悄然停駐在他身後──

清轉過身,因為他對那聲音很熟悉。

有句諺語說,燈台底下黑。

而現在,清身後的燈台影子裡正潛伏著一個比陰影還要濃稠百倍的黑色存在。

──燈台下,戴著黑視鏡,黑衣黑褲的盲眼青年刺客正大冽冽地露出犬齒對他獰笑。

──那聲音是深鳶刺客特有的步法。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

POST COMMENT


自我介紹

九穫&木久香

Author:九穫&木久香


since 2010.04.20
「銀朱森林」目前是以
九穫和木久香為中心的雙人社團,
社團E-mail:(★→@)
poppyred.forest★gmail.com
或請至左側類別裡的「留言版」

通常這邊處理留言回信通販(確認匯款已收到後)平常約需3~5天(過年等重要節日可能會稍慢)
還請大家稍等及包涵///

【九穫】
主力為一般向漫畫、繪圖創作兼雜文。
【木久香】
(舊名:野姜)
主力為小說創作,一般向和BL向並行中。

───歡迎同好自由連結或是和我們交換連結☆

類別

噗浪

搜尋欄

FC2計數器

最新留言

應援中

★寄賣店家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