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野姜《深淵中的戀人》楔子 (=無料試閱小冊內容)

2013.04.09(Tue)



楔子


  當艾德里安醒來時,世界已是一片沉寂。

  遵循多年來養成的良好習慣,他先在第一時間確認身旁沒有危險只有平緩的呼吸聲,才緩緩張開眼。微側過頭,一半承襲自精靈的血脈加上長年磨練讓他的視線能輕而易舉穿透黑暗越過大半房間,精準落在牆上的鐘面。

  認出時針和分針的指向綜合起來已是凌晨三點半,艾德里安忍不住揚眉,眨了眨眼再三確認他沒看錯。不太妙啊,不管是竟然不知不覺睡著,還是竟然不知不覺睡到了這時候,艾德里安忍不住為自己這天不可思議的鬆懈暗暗倒抽一口氣,同樣的事要是放在以前他被半個北方大陸追殺的時候,可是足以令他不明不白死上一萬次了。

  他翻身坐起,決定先離開這裡再說,因此首先的要務就是,收集散落在房間角落的一件件衣物。

  踩上地毯的同時,他不由得感到雙腿微微一軟──雖然他立即跟著反應過來,但殘留在身體深處的異樣卻讓他多花了足足一秒才徹底穩住,這就是激戰整夜的後遺症了,還真是打從離開故鄉以後久違的奢侈荒唐……正當艾德里安一邊感嘆一邊準備邁步的時候,一隻手突然無聲無息襲向他光裸的腰間──

  不著寸縷並不代表艾德里安缺乏應對手段,但他沒在第一時間動手,只乖乖任由對方強硬把他扯回床上,不是因為對方的動作比他快,而是現在會對他這麼做的,只有一位。艾德里安轉過頭。

  「老闆,吵到你了?」

  把他拉回懷裡的青年淡淡嗯了一聲,有些散亂的金髮不復白日打理整齊的模樣,少了眼鏡掩飾的目光卻比平時更為深邃。十二年前艾德里安第一次見到這位身具一半龍族血統的金髮青年時印象最深刻的地方,就是對方目空一切的高傲氣質和這雙眼,好一對直刺人心的黑曜石。

  在來到峨比斯城之前,艾德里安聽人們說起龍族時往往不免滿懷敬畏:光憑眼神就能攝取靈魂,展翅高飛後遮雲蔽日能把白天化為黑夜,即使化成人形三餐的份量還是足以吃垮一個小國……諸如此類刻意誇大的不實傳聞還有很多,而根據這幾年來他近距離觀察的結果,比起龍族的可怕,他印象更深刻的卻是龍族意外平易近人的一面……尤其在他們演變成眼前這種關係後。

  比如說,下床氣。

  「艾德里安,剛剛你在做什麼?」

  這絕對是明知故問,身為半龍的老闆可不是因為近視這麼可愛的理由才會戴眼鏡,他甚至知道金髮青年拿下眼鏡後的夜視力比他都強,怎麼可能看不出來自己是在做什麼。但不管在哪方面都一向配合的艾德里安還是一攤手,乖乖回答,「時間不早了,老闆你也該好好休息,所以我也……」該退場離開……

  可是他真正重點所在的後半句還沒說出口,就被青年想也不想的拒絕冷冷掐斷。

  「沒必要。給我好好待著。」

  雖說下床氣並不意外,但老闆這次發作的點實在令他莫名其妙──除了不得已的非常時期之外,自己向來的原則就是從不跟床伴過夜,這應該是他們一開始就達成的共識……

  不過他隨即想起關於老闆過去情史的種種傳聞,轉而釋然,看來深邃目光什麼的其實只是假象,老闆根本還沒睡醒嘛,迷迷糊糊一時把我當成誰了吧。既然如此艾德里安就不再拐彎抹角了,他可沒多少時間繼續瞎耗。

  「我可不是龍族,就算留下也沒力氣再來一次了。而且我還需要調整一下狀態,明天,不,今天還有任務……」

  「那就在這裡休息。」金髮青年停了一下,皺起眉頭,「任務……哪個任務?」

  不會吧,當初還是老闆你特別指定我的。艾德里安忍不住暗暗嘆氣,真是貴人多忘事,難怪在任務前一晚竟然還會找自己來侍寢。要不是碰面後看出青年的情緒不大對勁,他真會認為老闆在故意整他,縱慾可真是在任務前保留體力的好方法,「十一月二十日傍晚六點,沙羅曼達街──」

  「哦,那個。」幸好艾德里安只需要提醒到這裡,似乎終於比較清醒的青年就想了起來,「你不用去了。」

  艾德里安一楞,微瞇起眼。

  「我想我撐得住。」

  如果讓老闆在床上盡興的獎勵就是被臨時從任務裡替換掉的話,他會非常想一拳揍過去。

  「我不是懷疑你的能力。」青年沉默了一會兒。「忘了告訴你,任務已經臨時取消……昨天突然發現了一點新的麻煩。」

  麻煩?比起籌劃了好一陣子的任務被臨時取消,艾德里安對這個詞的出現更為驚訝,他都快忘了上一次從老闆口中聽到是在什麼時候,近來還擔得起老闆這麼稱呼的狀況一定確實令人頭痛。他的思緒飛快掃過一輪自己已知的既有情報,在沙羅曼達街一帶出沒的那夥飛車黨雖然人數不少火力充足,但實際本領離「麻煩」可還有一段距離,看來麻煩的八成是他們背後真正的靠山。

  峨比斯這座巨型都市的和平向來建立在微妙的平衡上,周圍各國的政治高層和商業勢力處處在此交鋒或結盟,幾百年下來關係越來越錯綜複雜,只是礙於強勢的龍族在峨比斯城各個區域長期坐鎮,才維持住表面的風平浪靜。

  直到十年前峨比斯城北區統治者即將新舊交替時,這些暗潮才逮到了一個大好的突破口。老闆雖然是繼承北區的不二人選,但僅是半龍而非純種龍族的血統備受質疑,因此造成北區內部陷入重大分歧,各方勢力趁虛而入,艾德里安也在當時跟著老闆被捲入風暴中心。

  到了十年後的今天,雖然整體局勢已逐漸脫離混亂走向穩定,可是保留實力暗中伺機而動的勢力要數起來仍然不少,比如……等等,艾德里安突然發現自己竟然又開始分析起敵人和局勢的可能動向,急忙打住。這實在是一時還改不掉的壞習慣,他暗暗自嘲一笑,現在的老闆早已脫離十年前剛上任時的青澀,也不再勢單力薄缺乏人手,自己哪還需要再管這些事。

  「……艾德里安?」

  他頓時回神。

  「嗯?只是太突然了……有些驚訝而已。」

  青年看著他,若有所思,「你不問是什麼麻煩嗎?」

  「你不想說的話,我就不問。」

  青年探尋般的凝視並沒有因為他的回答而停下來,艾德里安不知道對方還想從自己身上找出什麼,好奇?是有一點,不過既然老闆只打算說到這裡,表示這個情報沒必要讓他知道,他也不會不識相繼續追問。生氣?艾德里安一直都很清楚生氣一點用也沒有,過去那段他們相濡以沫、幾乎無所不談的日子雖然令人懷念,但用點腦袋就知道已經回不去了,現在的他們只是僱主和傭兵……好吧,比起一般的雇傭或上下關係是比較接近夥伴和朋友,至少他是那麼以為,再加上有需要時在床上合得來的炮友,別無其他。

  所以艾德里安一直注意謹守該有的底限,就憑他們的關係,他不認為以老闆的立場有義務對自己鉅細靡遺一一解釋。因此他不明白,青年下一刻的嘆息所為何來。

  「總有一天我會都告訴你。雖然不是現在,但是總有一天……」

  其實你不用勉強,艾德里安默不作聲地想,畢竟我終究只是外來份子不是峨比斯城本地人,而且還是個聲名狼藉的離群半精靈,隨著時間過去漸行漸遠是遲早的事,這我自己很清楚。但他知道這不是老闆想聽到的回答:自己應該說聲好,或許再附上一個微笑更能讓老闆安心?不過他突然覺得很厭倦他們之間再多一道謊言,所以取而代之他只是湊上前,輕輕吮住青年的下唇。

  這個舉動的效果比預期中還要好──青年沒有繼續追問,他們安靜地交換了幾個吻,唯一的問題是效果好得太過頭了,舌尖的追逐很快就從遊戲般的輕觸深入成新的火苗,等艾德里安驚覺時青年透過肌膚傳來的熱度已是蓄勢待發,太熟悉彼此身體的結果,一個小小的心不在焉就走了火。

  他不禁暗叫糟糕,方才他跟老闆說沒力氣再來一次了可不完全是藉口……這不能怪艾德里安體力差,眾所皆知半精靈和精靈一樣雖然外表看似纖瘦、其實不論男女都是天生的戰士,不過要拿來跟完全不是正常生物等級的龍族血統相提並論就太過份了,即使是他這個曾經闖遍近半個大陸的異類也不例外。

  就在艾德里安猶豫該怎麼開口才不會太傷害龍族自尊時,青年突然停下動作,緩慢但堅定地拉開了彼此的距離。

  「老闆……?」

  「睡吧。你累了,不是嗎。」

  ……老闆今天果然很奇怪,比起鬆了一口氣這是第一時間佔據艾德里安腦袋的念頭,自從他們認識以來青年變了不少,但有一點始終沒變,那就是骨子裡「非常龍族」──翻譯成人類的說法就是隨心所欲,任意妄為或者說得更直接點就是自我中心,尤其在私底下的時候。這樣的老闆今天竟然會這麼簡單就放過自己?

  看出了他的想法,青年冷冷掃來一眼。

  「不夠累的話,我可以讓你更累一點。」

  不了就不勞駕您了,艾德里安馬上把等於跟自己過不去的各種雜念拋在一旁,乖乖躺平。當他閤上眼後,才突然聽到青年的聲音再次響起,貼著耳邊猶如親密的細語。

  「還有說多少次了,這時候叫我法奎爾。」

  ……不管再說多少次,我都不會這樣叫的。意識逐漸遠去時,艾德里安心底有個聲音冷靜地說,直呼名字這個特權應該留給你未來真正的戀人,而不是我。








2013.08.09(五)
楔子跟4/9時公開過的先行試閱版本差不多,
只修改了兩人過去的時間設定,還有幾個小小的用詞而已。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

POST COMMENT


自我介紹

九穫&木久香

Author:九穫&木久香


since 2010.04.20
「銀朱森林」目前是以
九穫和木久香為中心的雙人社團,
社團E-mail:(★→@)
poppyred.forest★gmail.com
或請至左側類別裡的「留言版」

通常這邊處理留言回信通販(確認匯款已收到後)平常約需3~5天(過年等重要節日可能會稍慢)
還請大家稍等及包涵///

【九穫】
主力為一般向漫畫、繪圖創作兼雜文。
【木久香】
(舊名:野姜)
主力為小說創作,一般向和BL向並行中。

───歡迎同好自由連結或是和我們交換連結☆

類別

噗浪

搜尋欄

FC2計數器

最新留言

應援中

★寄賣店家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