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野姜《深淵中的戀人》1-1

2013.09.06(Fri)



第一章


  法奎爾熟悉峨比斯城北區的一切,每一個路口,每一條巷道,每一幢建築,但其中他最熟悉的,還是眼前這座被高樓大廈遠遠環繞的茂密森林,以及林中最深處那棟古老壯觀的宅邸。

  抬頭遙望在枝葉掩映下若隱若現的宅邸,所有親切的回憶幾乎立即就朝法奎爾撲面而來。就是在這裡,他渡過了天真的前半生,那段隨心所欲毫無顧忌的時光雖然在旁人和他自己現在看來十足幼稚而驕縱,但卻始終在他的夢裡佔據了一個安穩美好的角落。

  就是在這裡,十年前他的母親抽空送他第一次遠行,美麗堅毅的臉上難得流露出不捨,而他的心思卻更因為即將展開的冒險而雀躍飛揚;一起送行的父親一再叮囑他路上小心,並鄭重告訴他,等他回來就是開始正式讓他學著繼承的時候了,他嘴上答應,不過心裡想的其實是:好麻煩,他還沒玩夠呢,不是都說像父親這樣的純種龍族壽命平均長達兩千年左右,就算自己只是半龍但估計至少上千歲也不成問題,現在他連二百歲都還不到,那些無聊枯燥的東西就不能晚個幾十年之後再學嗎……

  但不久後他就會知道,從此根本沒有什麼之後了。

  現在再仔細回想起來,父龍應該是已經察覺到了某些徵兆才會特地跟他交待這番話,但恐怕就連他強大的父龍也沒想到,這竟然會是他們全家的最後一次團聚,最後一次見面,也是自己最後一次能光明正大以龍族少爺的身份站在這塊區域上。

  法奎爾靜立片刻後,更加沉默地踏入林中,不快也不慢地往宅邸的方向走去,似乎沒注意到四周環境隨著他的腳步開始有了些微變化。今夜明明無風,但看似平靜的樹叢卻突然泛起了一陣起伏,細微之極的波動自發性地從枝葉末梢襲捲擴散。

  整座森林像是從睡夢中逐漸甦醒,樹木和樹木之間的間隙開始變得越來越狹小,從原本足以兩人輕鬆同行的寬度逐漸縮減到只能容納一人側身通過,直到法奎爾最後一拐彎,發現原本的小路完全消失了,而前方已被密如魚網的枝幹牢牢阻斷!

  法奎爾轉頭環視四周,即使身處伸手不見五指的夜幕下,他也能毫無滯礙地把所有細節盡收眼底。不知何時連他的來路也已被封死,由眾多枝幹細密編織而成的高牆上,已被秋色染黃的無數葉片齊齊一顫,離枝飄落。

  澄黃色大雪頓時傾洩而下。

  這場面和法奎爾記憶中一樣壯觀,但比起美麗的景象,他更留意的是掩藏其中的無盡殺機。這些葉子要是在平常,尤其在被守護的對象面前,就只是再無害不過的普通樹葉,可一旦進入對敵狀態,立刻成了不容小覷的殺器。

  就像現在──眨眼間法奎爾眼前的景色突然一變,鋪天蓋地的落葉和圍繞四周的高聳樹牆都徹底消失了。他發現自己正置身於一條陰溼骯髒的小巷子裡,路過醉漢遺留的嘔吐物和成堆垃圾的腐臭對龍族過於敏銳的感官來說無疑是種考驗,煙硝混雜著血腥的氣味更是無處不在,但這些都還比不上針刺般的壓迫感,這是他的身體對於危機迫近的自然反應。

  不只如此,寒風吹過街角的尖嘯,老鼠竄過牆邊的窸窣聲,他伸手抹了一把臉上混雜著塵土的血漬和汗水,不愉快的黏膩感觸和當時完全一模一樣,就連警醒過來的理智和魔法抗性極高的體質,都無法完全抹去胸中那一股劇烈的焦躁不安。

  法奎爾不禁皺眉。他自然認得這是哪裡,這個街區位於峨比斯城的邊緣地帶,向來以聚居貧民、髒亂和高犯罪率聞名;要不是臨時發生了不得已的特殊狀況,他才不會紆尊降貴獨自踏進這種地方……

  這是他當初離家時,絕對意想不到的旅行終點。

  原本的第一次遠行名義上是出外歷練,一開始裝成普通人四處走走的體驗也很新鮮,但新鮮感對法奎爾而言一向來得快去得快,膩了以後簡陋的衣食就完全失去了滋味。

  有資格隨行的人員哪個沒有這點眼色看出他的興致索然,以法奎爾生來的性格和地位也從不需要掩飾喜怒哀樂,於是這趟旅行很快就從「冒險」轉變成豪奢的享受,暴增好幾倍的行李和旅費這些小事自然會有人替他打點妥當,每到一個定點也必定會受到各方周到的禮遇關照,從出生以來一直養尊處優的他把一切都視為理所當然。

  那是法奎爾最後的舒服日子,直到他偶然間得知父龍和母親的死訊為止。

  當他還在勃然大怒這是哪來荒誕無稽的謠言,身邊的暗流卻早已開始瘋狂湧動,無法在第一時間得知最新消息,又無法馬上得知進一步的準確情報,就是最初在他眼下溜過的重大警訊。

  但不論謠言是真是假,法奎爾已沒心情繼續這趟遠行了,連收拾都沒收拾就匆匆踏上歸程。

  他終究還是沒能趕回去。

  變故發生在回程中途,他們一行人不幸遇上了火力強大的持械強盜強行劫車,一番激烈戰鬥後隨扈全數陣亡,半龍法奎爾則不知所蹤──這是他最後停留的地盤勢力對外公開發表的調查結果,並對這起重大意外深感遺憾。

  這的確是個保險的辦法,一切都是「強盜」所為,後續接連不斷的追殺也是強盜同夥下的手,哪怕他最後僥倖活下來,沒有證據也不能隨意指控強盜其實是哪一方勢力的人馬──或許以前的他可以直接說實話,但如果父龍不在的話,只是半龍而不是純種龍族,甚至連龍族力量都尚未掌握的法奎爾可沒這個本錢。

  天真並不代表笨蛋。到這時法奎爾也已經明白,不需再多問漫天傳言究竟是真還是假,事實已經說明了一切。

  所以最後滯留外地的他逃到了這裡,獨自再次面對那段生命中最慘淡的歲月。

  曾經以為會穩固到永遠的家突然完完全全消失了,曾經以為忠誠的部屬其實最迫不及待捅下第一刀來向別處邀功,曾經以為最要好的兄弟其實就在背後笑著謀劃了這一切,曾經以為是他的國度,結果卻沒有他的容身之處。

  一夕之間世界變得陌生而冰冷,盡情獰笑著他現在的無知和無能。

  不,法奎爾微微一震,回過神來,不是「現在」,他第一次離家應該已經是十年前的事了,儘管一切都是如此真實,就像是有一部分的他確實回到了過去……

  因為這裡是由魔法所支配的領域,父龍曾經這麼告訴他,這座森林會用幻境誘捕闖入者的意識,就像以蜜汁誘捕小蟲子的猪籠草;但猪籠草要的只是小蟲子的命,幻境背後要的卻更多得多,首先是敵人的神智,然後搾取情報,至於小命反而是最不用著急的部分,把已成空殼的身體完完整整送回主使者身邊有時是更好的處理方式。既然膽敢擅自闖入龍的地盤,不懷好意的入侵者就得付出相應的代價。

  而現在,顯然他已經從原本被守護的龍族少爺淪為不折不扣的入侵者了。

  要是以前的法奎爾一定二話不說立刻衝上去拼命,開什麼玩笑;但現在他只嘆了口氣,其實這跟一直以來的猜測沒差太多。曾經的不敢置信和憤怒,大半都已在過去十年歷經的風雲變換裡慢慢沉澱,雖然骨子裡當年那個任性的小男孩仍一直都在,但他已學會不再讓多餘的情緒控制住自己。

  比起來,即使已有心理準備,剛剛還是不知不覺在瞬間就中了招更令他在意。不愧是由父龍親手打造的地方,法奎爾心中一凜,雖然他從小就在這裡長大,但親身體驗到這座森林對外的這一面還是頭一次。

  至於感想……單純以魔法的技術層面來說,無可挑剔。選擇對目標心靈最脆弱的一面下手,也很符合幻境一貫的原則。

  法奎爾定了定神,再次審視起四周。幻境的效果越逼真,往往也表示接下來亮出的攻擊會越強勁,多小心一點總沒錯。他注意到周遭此時安靜異常,往常三五成群四處游蕩的小混混竟然沒有動靜,平日黃昏前就會在街道巷口徘徊的流鶯也不見蹤影,可見暴風雨前夕的氣氛不只是自己的感覺而已,所謂「感覺」正是在幻境裡最不能依賴的東西。

  他試了一下,發現自己果然無法使用魔法,就跟十年前一樣。這倒也省了一些麻煩,免得他還得分心控制自己,畢竟現在不離身的眼鏡也帶不進這個看來一切追求跟十年前一模一樣的幻境裡。

  已有一些想法的法奎爾往巷口走去,首先得離開這裡找個制高點,雖然他記得這一帶的地形,但為了以防萬一,他還是想親眼確認幻境是怎麼加工他的回憶。這是一場從一開始就不公平的競賽,但凡是競賽就有規則,比如這個幻境的做法是想讓闖入者以為回到了過去的話,那「真實」就是首先呈現出來的規則。

  而規則就代表著限制。

  但他沒走幾步,前方就出現了一些變化。法奎爾微微瞇起了眼。

  有人來了。






2013.09.16 修改後半段部分字句,雖然或許只有我看得出來改了哪裡XD

2013.09.06 改了好幾個版本後的定稿 XDDD
      因為跳著寫 + 卡在開頭,結果比預期還晚才改到滿意發文
      謝謝願意等我的同學~接下來應該會比較順利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

POST COMMENT


自我介紹

九穫&木久香

Author:九穫&木久香


since 2010.04.20
「銀朱森林」目前是以
九穫和木久香為中心的雙人社團,
社團E-mail:(★→@)
poppyred.forest★gmail.com
或請至左側類別裡的「留言版」

通常這邊處理留言回信通販(確認匯款已收到後)平常約需3~5天(過年等重要節日可能會稍慢)
還請大家稍等及包涵///

【九穫】
主力為一般向漫畫、繪圖創作兼雜文。
【木久香】
(舊名:野姜)
主力為小說創作,一般向和BL向並行中。

───歡迎同好自由連結或是和我們交換連結☆

類別

噗浪

搜尋欄

FC2計數器

最新留言

應援中

★寄賣店家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