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野姜《深淵中的戀人》1-2

2013.12.22(Sun)


  法奎爾突然在巷口前止步,改往左後方側了側身,姿態看似優雅而隨意,卻極其適時地避過了三發迎面而來的子彈。不過這一記點射只是正餐前的開胃小菜,旋即前方槍聲大作,不待他再轉過頭,數以百計的彈雨已鋪天蓋地猛烈襲來!

  轉眼間,法奎爾的身影就被火網完全覆蓋,徹底吞沒。

  這條巷子不但小,而且一路上直通到底,沒有任何遮蔽物可供藏身掩護,正是最適合火力封鎖的地形。但偷襲者們仍不敢就此輕易罷手,一挺輕機槍和數把衝鋒槍持續瘋狂掃射,一波波子彈將法奎爾腳下那塊地方來來回回徹底掀翻,直到好一陣子後才逐一停火。

  其中那挺輕機槍位於附近一棟十層建築物頂樓,正由窗口對外射擊的大個子緊盯著巷口,卻冷不防胸口突然被劇烈一撞。

  一時所有感官都消失了,只剩下猛地從身後轟向胸口的一串短促槍響!

  大個子花了好一些時間,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原來剛才其它同伙不是都因為沒子彈才停火的,而是有些已經被……但明明從開始射擊到現在,總共不過才沒幾秒的時間,對方到底是什麼時候來的?己方可是足足有七個人,分散在不同位置從不同方向集火,對方又是怎麼找到的?

  但這些都已不是他能夠考慮的問題了。他低下頭,不可思議地看了自己胸前洞開的猙獰傷口一眼,隨即栽倒,猶如真實的人類般開始抽搐。

  而在大個子身後,手持衝鋒槍的正是法奎爾。他手上的武器原本是由第一個被他找上的敵人所持有,當他把敵人解決掉時,槍裡的子彈還有大半都沒來得及使用,因此被他順手取了過來。

  不愧是父龍留下的幻境,看著大個子停止了呼吸,法奎爾的眼神淡漠而冰冷,沒想到這個幻境裡竟連敵人臨死前的反應、槍械擊發時的手感這些小細節都如此真實──真實到他甚至有一瞬間差點忘了,剛才解決掉的這幾個偷襲者只是誕生於虛無的幻影,死亡對他們而言只是重新回歸虛無。

  倒是對於一般闖入幻境的外來者──比如現在的他,死亡有著雙重的意義,一旦在幻境裡被擊倒,也代表在現實世界裡的腦死。

  當然法奎爾不會允許這種事發生在自己身上。不過,要不是他現在已有能力掙脫幻境的束縛、保有自己的意識,面對持槍的敵人也不會這麼輕而易舉。

  套一句艾德里安的話,槍可真是個好東西。只要有一把火力夠強大的槍械在手,加上正確的使用方式,就算只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人類,也有可能對他這樣的半龍造成傷害。

  不管放眼北方大陸或南方大陸,所有生物裡大概除了化為龍形時的純種龍族,還有少數夠強大的魔源生物之外,其它能夠單憑肉體本身就完全抵禦住子彈威力的存在少之又少,尤其自從二百餘年前人類國度的蒸汽革命後,膛線的發明和各種新式子彈的開發,更是大幅提高了槍械的射程和殺傷力,堪稱百年來最重要的科技發明之一。

  ──只是這一切的前提都得建立在,如果打得中法奎爾的話。

  這就是科技的局限了。

  雖然他在幻境裡無法使用魔法,但同樣基於幻境賦予了敵我「必須真實」的限制,所以過去他就有的優勢仍一樣也不缺,不管是眼力,還是瞬間可以快過子彈的爆發力──

  畢竟法奎爾身為半龍,即使因為一些特殊的原因,十年前的他不但並不像純種龍族生來就能施展最高等級的魔法,甚至連一般人類和精靈中只要會魔法就算數的「展源者」都比不上,但至少也還是個再次一級,身體素質遠高於常人的「備員者」。

  所謂的「備員者」,就是雖然滿足了所有必要條件,但卻因為種種因素而沒有點燃魔力源核、不能使用魔法的後備戰力。不過即使無法使用魔法,「備員者」的身體卻已自發性完成了承載魔力源核的前置準備,基本體質和感官方面都有了大幅度的強化,在裝備了同等武器防具的情況下,一名「備員者」在戰場上的作用往往足以匹敵幾十甚至上百名普通士兵。

  至於「展源者」,則是在「備員者」的優勢基礎上邁出了決定性的一大步,成功點燃魔力源核,掌握了魔法。根據過去的歷史文獻,不乏高階「展源者」成功扭轉大小戰局的記錄,甚而左右了一國的興衰,也因此,最頂尖層級的「展源者」不管在大陸上的哪個地方,都是戰略級武器一般的重要存在。

  由於人類的魔法天賦普遍低落,「展源者」甚至「備員者」的比例和等級都遠低於其它種族,所以過去人類才會長期致力於另闢蹊徑,尋找其它能和魔法抗衡的新手段。

  而最終展現出來的成果,就是科技。

  可惜的是,雖然在累積了一代代人們的智慧和經驗後,科技最後在二百餘年前有了劃時代的進展,蒸汽革命在不少層面上改變了生活甚至世界的樣貌,新一代的強力槍械也逐一被研發出來,但在最原始的初衷──和魔法分庭抗禮方面,依然進展有限。

  能對抗魔法的,還是只有魔法。只要和魔法沾得上一點邊,往往不是光憑槍械就能應付得了的。

  但反過來這也表示,只要不和魔法扯上關係,槍械的作用還是不容小覷。就算是要對付身體素質已不同常人、只差還沒摸到魔法門檻的「備員者」,火力夠強的槍械再搭配適當的戰術往往還是頗具功效。

  比如剛才這夥人配合沒有遮蔽物可供躲藏的地形,一口氣使用高密度的壓倒性火力攻擊,要是十年前的法奎爾就只能選擇遠遠逃竄。雖然他的速度是夠快,但那只是瞬間爆發力,而且他的體力不是無限的,無法反擊的話時間一長可不是辦法。

  不過現在的法奎爾已不再是過去那個徒有血氣、卻心有餘力不足的毛頭小子了,他想做的,也不再只是被動逃跑。還有最重要的,他已學會了該如何在最短時間內破局。

     

  法奎爾繞過倒在地上的大個子,走向窗邊。雖然這棟建築只有十層樓高,但既然會被架設輕機槍,就表示至少也是這一帶視野不差的相對制高點。

  他往窗外看去,首先映入眼裡的就是這一帶特有的低矮型房子,記憶中一整片殘破而老舊的屋舍蜷縮在街道兩旁,不時被一層揚起的煙塵所遮蔽。

  過去曾經有好一段時間,法奎爾對這幅景象痛恨不已,這裡標誌著十年前那段不堪回首的歲月,他生命中最鮮血淋漓的傷口。

  當時雖然他越來越習慣了應付追殺,但在思考和反應速度變快的同時,他的想法也隨之更加尖銳而冰冷。他的手段越來越不顧一切,對敵人也對自己,只要能宰光這些怎麼殺也殺不完的混蛋,即使自己也粉身碎骨又何妨。如果可以做到的話,甚至對於這整個世界,他也常有種想要徹底摧毀的衝動。

  如果不是後來也在這裡,遇上了特地來找他的艾德里安的話,他肯定會就這樣越走越偏,更別說成為現在這個樣子……

  法奎爾微怔後又立即回神,他來這處所在的目的,可不是為了再次陷進過去裡。他掃了周圍一圈,這次摒除了籠統的視覺印象,單純只從地形和施設方面仔細確認,眼前所見和他回憶裡的資訊有無不同之處。

  壞消息是,差別還不小。幸好他在踏入幻境後還沒走出多遠距離,否則他對這一帶的清晰印象不但派不上用場,還可能反過來誤導他踏進陷阱。

  不過換個角度來看,「差別還不小」反倒也算是好消息。這表示在進入森林時他清醒地夠快,幻境還來不及讀取並重現他所有的回憶,因此只好依靠對於已知訊息的分析和模仿來彌補不足的部分,而這種模擬的成果,則最有可能暴露出幻境運作上的特性和弱點──

  簡單說,只要鎖定差別最大的那塊地方,理論上就能找出離開這個幻境的關鍵。

  法奎爾最後在一個乍看之下平凡無奇的十字路口定住了視線。接下來,可以先從那裡試試……

  轟隆!

  法奎爾身後突然傳來一聲巨響,房門隨之炸得四分五裂,熊熊火光頓時湧起。他的身體反應比思考還快,隨意一踢將腳邊的大個子屍體送至半空,正好擋住了幾片飛來的爆炸碎片和火舌,同時一手解除了衝鋒槍的保險,另一手掉轉輕機槍的槍口,一轉身即毫不猶豫扣下板機。

  顯然法奎爾的反應快得遠超出敵方的意料,門外立刻蹦出了血花和慘叫,但為時極為短暫,忽然附近的空氣產生了劇烈扭曲,門口的火光驟然熄滅,如同被無形的手猛地掐斷,看不見的強大壓力幾乎讓所有人的呼吸一時都為之一窒──

  原本朝敵人們所在位置準確飛去的子彈,都撞上了一層突然冒出的淺金色光芒。這層光芒如障壁般籠罩在敵方身前,看似薄如蟬翼,隨時都會輕易消散,但彈頭卻有如撞上了一堵堅實的牆壁,驟然慢了下來,僵持片刻後,紛紛無力墜落,在地板上敲出了一串清脆的聲響。

  是魔法,雖然等級不算高,但在槍戰中尤其實用,法奎爾對此並不意外,只是一時不禁有些可惜,接下來就不會這麼輕鬆了。雖然他也清楚,幻境裡的戰鬥如果一直都像剛才那一場這麼輕而易舉,才是一件奇怪的事。

  這時候再繼續射擊已經傷不到敵人,只是浪費子彈。既然如此……法奎爾將彈匣已空的輕機槍扔到一旁,從口袋裡掏出一樣事物──這是除了衝鋒槍以外,他從第一批敵人身上取得的另一項戰利品──咬開安全插栓,使力向前擲去。

  主持魔法障壁的那名敵人看清楚擲來的原來是一顆手榴彈後,頓時臉色一變,手上原本柔和的淺金色也猛地化為一片刺眼的熾亮,瞬間迸發的多道光芒層層重疊纏繞,形成了厚達數公分的光罩,牢牢封死了整個門口!

  法奎爾眼神深處浮現出幾分滿意,不等敵人會意過來他的打算,已退到窗邊的他搶在手榴彈爆炸的衝擊襲來前,朝窗外縱身一躍。

  在不同情況下,勝利有著不同的定義,而在幻境裡,勝利不是打倒所有敵人,也不是光顧著保全自身,而是能平安無事地脫離幻境。

  法奎爾從未弄錯眼前行動目的先後順位,因此他根本無意多停留在不必要的纏鬥上。既然敵方想靠這層殼來阻隔子彈,那他可以「幫忙」他們把這層殼繼續加厚,直到敵人除了要先應付爆炸外,還得多花上好幾倍的時間才能完全撤除掉強化版的魔法障壁,而這些時間已足夠讓他走遠到追不上了。

  至於窗外十層樓的高度,比起來只是小事。

  法奎爾穩穩落了地,轉而朝新鎖定的十字路口奔去。

  但就在此時,突然他一使力,腳步硬是從原本前進的方向往旁邊移開了少許,正好和新的一記冷槍擦身而過!

  遠程狙擊。法奎爾瞥了一眼冷槍的來向,反推算彈道。這個距離已經超出了公認的有效狙擊範圍,瞄準的目標又是正在高速移動的自己,可見這個狙擊手不會是普通人,至少也是眼力遠超出常人的「備員者」等級。雖然自己以速度的爆發見長,但一點五公里的距離還是得花上一點時間,只怕等到趕去時,狙擊手已轉移了陣地……

  正當法奎爾決定了應對方式就要付諸實行時,忽然在離他不遠處,也響起了一聲槍響!

  法奎爾猛地轉過頭。

  這一槍的目標並不是他,光聽槍聲響起時的細微不同他就察覺到了,所以他沒有再多花力氣閃躲,而遠處敵方狙擊手的應聲倒下則在不久後應證了他的判斷。

  最初的詫異一閃即逝,法奎爾的神情反而更凝重了。意外的援助?不,這可就徹底違反了幻境對付入侵者的宗旨。

  但這一槍幫了他也是事實。所以,這只有可能是另一種情況,也是幻境至今仍未用上的另一項功能:創造出入侵者認知裡最親密信任的存在,並藉由這個幻影來向他套取情報,或是在適當時機從背後給他一刀──

  法奎爾心頭微微一沉。這個人選會是誰,沒有別的可能。

  剛才幫了他的槍手從建築物的陰影處現身了。顯然注意到法奎爾的警戒,對方先放下槍以行動表明沒有惡意,才試探性地朝他走來。

  法奎爾看著對方越走越近,心跳也跟著越來越快。

  那個身影熟悉到法奎爾根本不可能錯認。就算披著厚重的斗蓬,他的視線仍能輕易勾勒出對方在斗蓬之下修長精瘦的身形,矯捷的姿態找不出半分多餘的動作,自有一種俐落流暢的美感。

  對方的面容看來約人類二十初頭左右年紀,但以人類來說五官的輪廓卻過於細緻端正,微尖的耳朵更是精靈血脈獨有的特徵。不過只要對北方大陸上的精靈王國有些瞭解,就馬上能從深褐色的頭髮判斷出對方不是真正的精靈、而只是半精靈,更別說對方身上和精靈截然不同的不羈氣息,過於有神的藍色眼眸宛如無盡晴空,既純粹又深邃。

  法奎爾一直很清楚這只是幻影,就像他不久前打倒的大個子那群人,就像他在幻境裡所看到、感受到的其它一切……但即使如此,他卻還是移不開視線。

  對方全然不知法奎爾在沉默底下的複雜情緒,仍是不慌不忙逐漸走近,最後若無其事地停在他面前。

  艾德里安對他揚起了微笑。





大家冬至快樂!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

POST COMMENT


自我介紹

九穫&木久香

Author:九穫&木久香


since 2010.04.20
「銀朱森林」目前是以
九穫和木久香為中心的雙人社團,
社團E-mail:(★→@)
poppyred.forest★gmail.com
或請至左側類別裡的「留言版」

通常這邊處理留言回信通販(確認匯款已收到後)平常約需3~5天(過年等重要節日可能會稍慢)
還請大家稍等及包涵///

【九穫】
主力為一般向漫畫、繪圖創作兼雜文。
【木久香】
(舊名:野姜)
主力為小說創作,一般向和BL向並行中。

───歡迎同好自由連結或是和我們交換連結☆

類別

噗浪

搜尋欄

FC2計數器

最新留言

應援中

★寄賣店家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