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薑] 《深冬之芽》1-2

2010.08.23(Mon)

《深冬之芽》1-2

  終於反應過來眼前這一幕所代表的意義,嗡嗡耳語逐漸自死寂現場的各個角落迸出,來自彭哥列高層的大老們皺起眉,紛紛一陣交頭接耳。這種事極限的不可能!了平猛地拍桌,連山本都坐不住了,抹去一貫笑容的神情嚴肅,獄寺不用說更是目瞪口呆,十代首領怎麼了難道是今天身體不舒服嗎--可是,大老之一緩緩開口,過去歷代首領從沒有人因為身體不舒服這點小事而使不出能力--


  你說這什麼話!?當場獄寺馬上跳了起來。身體不舒服會是小事?還是你對十代首領有什麼意見--


  請注意你的口氣,年輕的嵐之守護者!另一位大老喝斥。況且被戒指拒絕的首領,要統領現在的彭哥列真的沒問題嗎?


  這一番話猶如丟進汽油桶裡的一絲火星,會場瞬間炸開了鍋。


  你說什麼?了平大叫,原本打算出聲緩和一下場面的山本一時也停在當場眼神冰冷,儘管自從綱吉繼任以來彭哥列內部反對的聲音一直時有所聞,但像這般堂而皇之的正面質疑還是頭一遭--


  既然有人率先挑明了,其他大老們也不再顧忌,細碎耳語很快升級成了各種議論和爭辯、然後被更大的駁斥聲吞沒,會場頓時像是被打翻的蜂窩一般沸沸揚揚,因為周遭箭拔彆張的氣息而繃緊的克羅姆縮了縮身子,被嚇呆的藍波抽抽鼻頭、眼看快要哭了出來……


  震耳欲聾的巨大聲響,就在這時響起。


  並非針對任何對象的鳴槍響徹整個會議室,硬是壓下了所有充斥的嘈雜。


  在場會這麼做的,只有一個人。


  『還看不出來嗎?』里包恩站了出來。『蠢綱手上的戒指,是假的啊。』




  「……」


  回憶至此綱吉忍不住嘆氣。不需里包恩特別指出,到那時候身為當事人的綱吉也已經明白,自己手上的戒指不知何時已被調包了。但是話又說回來,「為什麼戒指明明是在屋子裡不見的,我們卻要跑出來到處找呢?」


  「クフフフ--」骸的微笑燦爛,「這個就去問阿爾柯巴雷諾吧。」


  又來了,如果問得出來的話他早知道了好嗎!這些日子以來綱吉常常納悶,到底在那場會議的隔天骸跟里包恩私下談了些什麼,結果直接導致他被踢出來每天要跟骸一起「散步」……算了沒辦法,不只一次努力思索過仍沒有頭緒的綱吉再次嘆氣,如果里包恩又要說是他自找的綱吉也只好認了,曾經他也差點懷疑當時挺身替骸說話是不是做錯了,但是--自己果然還是忘不了那一幕……


  視線不自覺被前方領路的暗藍身影吸引,綱吉突然發現,對了,那時候的骸就是這個樣子,輕鬆而無畏,不管面前是清風拂面或者天塌下來都是一貫的氣定神閒漫不在乎……現實和記憶一瞬間交疊,恍惚間那一天的情景再次自眼底復甦了。




  『哦呀,原來這就是彭哥列式的招待禮儀?』


  動員了宅邸半數以上警衛的防衛網一層一層,眾多槍口構築而成的火線密密麻麻,只等一聲令下,被堵在人群和槍口中心的目標轉眼就會被掃射成一團蜂窩。不過即使身陷重重包圍,六道骸的笑容依然沒有絲毫動搖。


  回應他的則是大老們更為冷酷的宣告。


  『只要你交出天空戒指的話,自然好說。』


  澤田綱吉一時楞楞看著這一切。明明應該他才是位於風暴中心的當事人,但綱吉卻有一種自己其實才是局外人的錯覺。急轉直下的發展到了這種地步,早已完全不在他的控制甚至預料之內。


  『クフフフ……你說了很有趣的事啊。』


  『隨便你怎麼嘴硬,小子。』為首的一名大老冷哼。『監視器可不會騙人。』


  錄影畫面是連幻覺也無法左右的如山鐵證,何況除此之外還有好幾名女僕也異口同聲證言,當天稍早在十代首領午睡時,六道骸的確曾經出現在同一個房間裡。


  不是跟自己一起來到北義大利的克羅姆,而是六道骸。


  一開始綱吉還以為是哪裡弄錯了,大家都知道除非必要骸從不主動出現在他們面前,再說骸也是他的守護者之一,偷了戒指要幹嘛--哼,十代首領就是人太好了,獄寺馬上反對,骸這傢伙明明從以前就不安什麼好心!


  可是--


  綱吉困惑地皺起眉。


  可是……




  痛!


  不知道撞到了前面的什麼東西,綱吉不得不停下腳步和思緒。


  「哦呀,沒想到親愛的彭哥列一大膽起來就這麼熱情啊。」


  ……啊?綱吉奇怪地抬頭--然後呼吸停止了至少一秒。


  誰來告訴他為為為什麼骸的臉要靠這麼近啊------!


  「剛剛還連看都不敢看,現在就主動送上來,即使是我也會不好意思呢?」明明是在前方突然站住才導致現在局面的元凶兼超大路障側過身,面不改色地繼續說道。「雖然慢慢來有慢慢來的樂趣,不過馬上進入正題也不錯……」


  綱吉眼前一陣空白,萬千花火紛紛爆開此起彼落,腦海中火山隆隆無預警瞬間噴發,轟地一聲炸得他整臉完全漲紅。骸你、你你又在說什麼啦啦啦--不對這不是重點,千萬別再被騙了澤田綱吉!一邊鼓舞自己同時綱吉費了很大的力氣深吸一口氣,正題、對了正題,綱吉趕緊退了一步揉揉被撞疼的鼻子順便安撫一下燒燙的臉頰,「骸你你你……你到底……想說什麼?」


  這些日子以來澤田綱吉學到的重要教訓之一就是:每當六道骸開始睜眼說瞎話的時候,絕對、絕對、絕對不可以被他牽著走,不然倒楣的只會是自己--所以綱吉乾脆跳過了「和骸爭論」這個選項,直接「進入正題」……雖然……雖然進入正題的方式是有那麼一丁點虛啦……


  哦呀這招竟然沒效了啊,骸聳聳肩。「沒什麼,只是突然發現了一件重要的事。」


  察覺到骸語氣中難得的嚴肅,綱吉頓時也鄭重起來。重要的事嗎,難道是知道戒指在哪了,或者找到什麼關於戒指的線索,對了里包恩也提過這次戒指失竊待澄清的疑點不少,不管有什麼新發現比如新的可疑人士都會是一大進展……


  「你還真矮啊,彭哥列。」


  啊?


  「遠看就夠矮了,近看更是特別矮,至少矮了我一個頭呢。クフフフ,說起來彭哥列你好像一直是你們那群裡最矮的啊、當然阿爾柯巴雷諾和小孩除外--」


  連續好幾句矮字當頭砸下,被說中自己一直默默在意的事實綱吉忍不住當場炸毛。


  「這、這不關你的事吧-----!」


  「怎麼沒有關係。關心我未來的身體,有什麼不對?」


  「對、對啦我就是矮連京子和小春也和我差不多高啦!就算每天都至少喝三杯牛奶也沒用又不是我高興的骸你不過是比我高了20.5公分有什麼了不起啊啊啊啊啊!嫌矮就不要老是說什麼奪取身體奪取身體的用你原本的身體不是更好--」


  「哦呀,原來我比你高了20--『點5』公分啊,彭哥列可記得真牢連小數點都一清二楚呢。」


  ……冷靜,冷靜,意識即將被怒濤排山倒海淹沒的前一刻綱吉好不容易才穩住了風中殘焰般即將熄滅的剩餘理智,快冷靜下來啊澤田綱吉別忘了重要教訓之二:當骸會把話題扯遠的時候八成是另有打算,比如說,想隱瞞什麼之類的……


  隱瞞?綱吉一楞,現在這時候還會有什麼事好隱瞞的?除非--


  「骸……」綱吉吞吞口水,祈禱不祥的預感只是自己猜錯了,「我們現在該不會是--迷路了吧?」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





手感終於有點回來了耶喔wwwwwwwwww

2010.08.29 照例(?)修改了一點點點點~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

POST COMMENT


自我介紹

九穫&木久香

Author:九穫&木久香


since 2010.04.20
「銀朱森林」目前是以
九穫和木久香為中心的雙人社團,
社團E-mail:(★→@)
poppyred.forest★gmail.com
或請至左側類別裡的「留言版」

通常這邊處理留言回信通販(確認匯款已收到後)平常約需3~5天(過年等重要節日可能會稍慢)
還請大家稍等及包涵///

【九穫】
主力為一般向漫畫、繪圖創作兼雜文。
【木久香】
(舊名:野姜)
主力為小說創作,一般向和BL向並行中。

───歡迎同好自由連結或是和我們交換連結☆

類別

噗浪

搜尋欄

FC2計數器

最新留言

應援中

★寄賣店家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