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薑] 《深冬之芽》3-2

2010.10.09(Sat)

《深冬之芽》3-2

  到底該怎麼判斷一個人是好是壞呢?


  最近這個問題,不時總是會無預警闖進澤田綱吉的意識裡。


  雖然已經正式成為黑手黨首領的他還會被這一類問題困擾許久似乎有些可笑,不過追根究底這種說法不過是一個普世觀念下的習慣性用詞問題,好與壞,黑與白,善與惡,一種聽來單純乾脆實則含意曖昧面相多元、卻絕對好用的分類。


  所以就先別吐嘈這一點了吧。



  話說回來,綱吉倒也不是閒閒沒事自尋煩惱。




  第一次和骸對峙時的那場戰鬥,至今他仍記憶猶新--不管是再也看不下去的憤怒或是極度想打倒骸的強烈決心--毫無疑問如果要套用常見的二分法的話,那個時候的六道骸絕對是被印上了大大的「壞人」標記。如果當時有人告訴綱吉他會和現在這樣跟骸一起行動,綱吉一定馬上大搖其頭一臉驚恐,開什麼玩笑,不是那人瘋了就是拿自己尋開心吧!




  「喂。」




  懶洋洋的單音節拉回了綱吉兀自蔓延的思緒。




  「喂,我說彭哥列。」




  ……這次又怎麼了?


  暗暗嘆氣的綱吉還沒定睛回神,冷不防骸手裡的叉子已湊近眼下塞進嘴裡,恰好堵住了他慢了足足一拍,驚訝的「啊」的一聲。


  濃郁鮮烈的巧克力香剎時襲捲舌尖,伴隨著包裹其中綿甜鬆軟的口感在嘴裡逐漸化開。


  「亞美黛的熱巧克力配上棉花糖,還不錯吧。」


  揚起15度的唇角不管怎麼看都令人覺得,骸是在微笑。


  --雖然如此……


  眼前到底是什麼情況,直到現在綱吉仍然沒有多少真實感。




  暈頭轉向間不知不覺又是好幾天過去了。回想起來如果要綱吉為這幾天不同以往的奇異氣氛下一個定論的話,那大概就是……彆扭吧。


  認真說起來倒不是發生了什麼事。宅邸裡一如往常,就連每日和骸例行的外出都變得意外風平浪靜--不過,恐怕就是因為後者的沒有問題才是更大的問題--


  「這樣看我也沒用啊,彭哥列。」


  骸若無其事地一攤手。


  「剛才那已經是最後一個了--哦呀真奇怪,在你發呆的時候桌上不知不覺就空了呢,クフフフ……」


  哪裡奇怪了拜託,綱吉一時無言以對,就算裝無辜也掩蓋不了東西全都進了你的胃裡這個事實好嗎……算了他本來就沒打算跟骸搶,只是有些意外原來骸喜歡巧克力是真的啊,雖然關於骸的個人檔案上是有提到這一點,但畢竟親眼看著擺了滿桌的巧克力鍋在短短時間內被橫掃一空的感覺可大不相同;至於骸會對各種巧克力品牌如數家珍完全是另一個驚奇,如果在今天之前說起亞美黛(Amedei),綱吉一定疑惑地問那是誰?而不會想到骸指的其實是以創辦人祖母之名命名的義大利製頂級巧克力。


  --不過說實話,綱吉並不討厭這種情況。


  除了制服以外,綱吉還是第一次知道骸對於什麼事物有著近乎孩子氣的執著偏好。


  不是初識時的冷酷算計不擇手段,不是一貫的冷笑觀望漫不在乎,甚至也不是平日愛把人耍得團團轉的可惡捉狹。這是在刻板符號化的「好人」亦或「壞人」之外的另一種可能,由日常的縫隙裡偶然窺見的一絲真實,名為「親切感」的鮮明色彩甚至讓六道骸這個人一時顯得有些可愛起來……


  「……彭哥列,左邊。」


  突然被叫住的綱吉不禁一震。


  雖然明知道骸應該不會讀心術,但不知怎地在這時候被叫住就是會莫名令人心虛了一下,簡直像是自己剛才的想法都被骸完全看穿了一樣……呃不會吧還是別想太多哈哈,對了骸剛剛是說什麼,左邊?左邊怎麼了?


  綱吉往左邊轉過頭。


  --?明明什麼也沒……?


  「原來你話都只聽一半的嗎,彭哥列。」


  依然是骸向來那種十分故意十足欠扁的嘆氣方式,接著綱吉感覺到似乎有某樣東西碰了碰自己的臉頰。


  是手指。


  就在綱吉微怔的時候,骸的指尖已滑過綱吉嘴邊,無視觸電般剎時僵直的綱吉,輕輕一抹。


  世界在一瞬間靜止,連店裡流洩的音樂也突然遠去,綱吉僵在當場只能楞楞看著骸收回手,再以不可思議的優雅把指尖上的巧克力舔得一乾二淨。


  直到足足再一拍心跳之後,時間和呼吸才急速逆流回湧,綱吉微微張嘴倒抽一口氣彷彿缺水的魚,骸你你你你到底在幹嘛--


  「嗯?沒幹嘛啊。」骸眨了眨眼,反問道。「不就說彭哥列你左邊臉上沾到巧克力了嗎?」


  呃……


  由於骸的態度實在過於泰然自若,倒顯得綱吉這邊特別反應過度了。


  骸聳聳肩。「這本來就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吧。」


  唔嗯……綱吉皺眉,雖然骸這麼說也是沒錯,可、可是……?


  當然沒什麼好大驚小怪啊,看著綱吉陷入莫名的糾結,骸暗暗好笑。明明剛剛連叉子都共用過了,現在不過是碰個一下還算什麼?


  也罷,反正澤田綱吉的遲鈍早就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


  「現在不是煩惱這些事情的時候吧,彭哥列。」關於該怎麼轉移綱吉的注意力,骸可是經驗豐富得很,「你本來不是要說什麼新發現嗎?」


  「啊、嗯。」


  果然一提到正事,方才突發的小小插曲頓時被拋在腦後,綱吉的神情跟著嚴肅起來。


  「雖然這只是我的感覺啦……」


  嗯哼,骸耐著性子等待開場白告一段落,只見綱吉吞吞吐吐了半晌,才總算遲疑地接著說道。


  「骸你認為……最近幾天一直在監視我們的人,會是誰?」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






久違的更新~~(揍)
結果段落還是要先斷在這裡,剩下的篇幅就留到3-3了……
上禮拜也在鮮網開了新專欄,稿子應該會陸續搬過去吧,嗯。

謝謝近來拍手!^o^ (←抱歉後知後覺XD)
另外最近身體不太舒服,留言和回信可能會稍微慢一點,還請見諒orz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

POST COMMENT


自我介紹

九穫&木久香

Author:九穫&木久香


since 2010.04.20
「銀朱森林」目前是以
九穫和木久香為中心的雙人社團,
社團E-mail:(★→@)
poppyred.forest★gmail.com
或請至左側類別裡的「留言版」

通常這邊處理留言回信通販(確認匯款已收到後)平常約需3~5天(過年等重要節日可能會稍慢)
還請大家稍等及包涵///

【九穫】
主力為一般向漫畫、繪圖創作兼雜文。
【木久香】
(舊名:野姜)
主力為小說創作,一般向和BL向並行中。

───歡迎同好自由連結或是和我們交換連結☆

類別

噗浪

搜尋欄

FC2計數器

最新留言

應援中

★寄賣店家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