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薑] 《深冬之芽》5

2010.11.26(Fri)

《深冬之芽》5

  又是那幅光景。


  死寂的水域幽深冰冷,不見底的黑暗在腳下無盡蔓延。黑暗另一端正是綱吉無比熟悉的身影,桎梧厚重,枷鎖層層。


  骸……


  到了嘴邊的呼喚化為水泡默然消散,下一刻陌生的景象襲捲而來,轉瞬吞沒了他。



  『-----』


  有人在喊他。


  腳步聲飛快接近著。他抬頭,歪斜的視野裡正有人迅速跑來。


  『--骸!』


  來人雖然看起來外貌兇惡,臉上橫過的幾道疤痕尤其嚇人,不過他很清楚這傢伙其實是他有生以來難得一見的親切好人。


  我沒事,蘭奇亞先生。他以手撐地支起剛剛摔倒的身體,慢慢試著從地面上起身。


  真的?沒有哪邊受傷嗎?


  真的,真的沒事。


  蘭奇亞仍是一副不放心的表情,上上下下打量了他好一陣子。


  下次小心點啊。還是我來吧,這一箱東西對你這樣的小孩子實在太重--


  他道謝,同時以最適合他這年紀的乖巧有禮地表達了婉拒。


  雖然蘭奇亞一向對他沒有惡意,這裡的老大也是,不過其他人可就不會像蘭奇亞和老大這麼好說話,他已經夠忙了可不想再有什麼新的麻煩找上門。


  你太瘦了。蘭奇亞倒也乾脆,不再多說什麼。下次任務完我再帶好吃的回來。


  因為是在別人的地盤上,所以他當然還是以那種乖孩子式的微笑回應。


  不過……倒也不討厭就是了。


  畢竟蘭奇亞真誠的關心,是他在這一世冰寒裡難得體驗到的一點溫度。


    ◆


  不顧周圍異口同聲的喝止和攻擊,他輕巧地再次閃過朝他襲來的另一人,來到了那棟建築前。


  --快阻止那小鬼!


  --喂,老大說不可以進……哇啊啊啊啊!


  地獄道,發動。


  那些傢伙不管有什麼話都慢慢去對幻覺說吧,老大也好命令也好任務也好,這時候他可沒空多理。


  跨過深陷幻覺滿地打滾的守衛們,他打開了門。


  ……又是空的。當眼睛適應了陰暗後,他忍不住一陣失望。


  難道連這裡也不是嗎?來回掃視一遍凌亂的室內,他皺起眉,原本還以為既然會特地派人看守,那應該就是這裡沒錯呢……


  正當失望的他正要轉身離開去找下一個可能地點的時候,突然聽到從建築深處,傳來了動靜。


  『……!』


  然後……就在飛奔過去的同時,就在那個轉角,他看到了。


  在撲鼻的惡臭裡,在揚起的灰塵中,他百尋不著的目標正從角落探出頭來,兩人瘦了許多的臉看到他頓時一亮,目光裡是他熟悉的欣喜。


  『骸大人--!』


  無法回應。他連一個字都說不出來。這一世有生以來第一次,「怎麼會」和「後悔」的情緒徹底麻痺了他的說話能力。明明蘭奇亞的老大信誓旦旦跟他一再保證,犬和千種都得到了最好的伙食和最好的照顧……!


  為什麼自己竟然那麼蠢。


  如果不是他一直傻傻等到覺得不對才來強行闖關的話……不,如果不是來到這個家族以後連適應都還沒來得及就被蘭奇亞的老大派給一堆任務,忙得他連睡覺都快沒時間的話--




  他一開始就不認為蘭奇亞的老大會無條件接納他們。


  跟一般被引進組織的成員培訓方式截然不同,他接到的任務壓根沒有循序漸進這回事,一開始就被無預警丟到了最危險的火拼現場最前線。他證明了自己的能力和價值直到蘭奇亞的老大滿意為止,但接下來等著他的就是更多更多的任務……


  這樣說來,該不會任務的行程緊湊到不尋常,就是為了讓他沒空去管犬和千種吧?難怪他怎麼問都問不到他們的去向--


  隨著思考,眾多碎片逐漸拼湊成形。 


  ……是啊。他和犬、千種明明正因為毀滅了艾斯托拉涅歐家族而被視為破壞黑手黨的制序遭到追捕,以這位老大的性格怎麼可能為了區區幾個小孩擔起這個責任?而且為什麼只帶了他回去大本營,而不是同時帶走他們三人?


  所有的事實都指向一個可能。蘭奇亞的老大先把犬和千種養著,如果有萬一就把他們推出去對其他黑手黨人作為交待,沒事的話也可以用來要脅成為有用戰力、有助於擴展地盤的自己--!


  他終於瞭解了。


  --這就是黑手黨首領。


  --這就是黑手黨。


  他們想要的就只是他這個人的「能力」,艾斯托拉涅歐家族的人體實驗目的如此,在這裡也是如此。


  不,他還有犬、千種甚至連人都不是,只是一件可以被簡單加以分類、貼上標籤的物品。


  只因為生在「艾斯托拉涅歐家族」就得被其他黑手黨人輕蔑迫害,在家族內部如果不是「有用」就會被歸成「沒用」的實驗用白老鼠,而在忍無可忍毀了家族之後則又被其他黑手黨人視為「破壞制序」而被追捕--


  那是他對蘭奇亞的家族產生殺意的第一個瞬間。




  「--!」


  頭痛欲裂。


  超直感不是讀心術。但是現在綱吉知道了,原來在某些情況下超直感也可以非常近似於讀心術,不只是像霧戒之戰那時候顯示出他人過去的片段,甚至能更進一步與他人當時的想法同步--只不過,額外的能力也得付出額外的代價。 


  真的真的真的真的很痛,綱吉忍不住抱住頭--而且越來越痛了,像是有錐子直接敲進了腦袋深處,一鑽一刺,硬生生要把腦漿一點一點剮出來一樣…… 


  那是因為自己太深入骸的過去了,綱吉很清楚,要平復痛楚最直接有效的方法就是趕快退出骸的記憶--


  可是不行。還不行。


  綱吉死死咬牙。他還想……他想知道……更多--關於骸的--




  『這都是……我殺的嗎?』


  呆立在遍地屍體之間,恢復意識的蘭奇亞聲音充滿了不敢置信,因為憤怒而顫抖。這裡的每一具屍體,都是他們認識的家族成員。


  『這都是……你做的嗎?』


  『我不先下手為強的話,被殺的就換成是我了吧。』


  『怎麼會!這不可能……明明老大的人這麼好……對你也這麼好……』


  面對蘭奇亞如此認真的質問,他連嘆氣都提不起勁。


  『記得你的首領曾經說過,喜歡我充滿野心的眼神嗎?クフフ,真正的好人會喜歡「充滿野心的眼神」?』


  『老大一向喜歡有企圖心的人!』


  還真的他說什麼你都信?拜託動一下腦子好嗎。


  『哦呀,你的首領還曾經暗示我別被犬和千種綁住呢。』


  『那是因為老大,他很看好你--而你居然--』


  是嗎。


  那是因為他的能力得到了認可,而犬跟千種,則被視為不需要的垃圾。


  他從來不覺得自己被什麼綁住了。


  至今的戰鬥經驗告訴他為了活命就必須獲勝,為了獲勝就必須不擇手段,因此在非常時期難免也得把手下當成玩具一樣毫不留情加以操縱。但相對的,平時好好對待玩具就是操縱者應該負起的責任,更別提為了個人利益隨意拋棄手下這種可笑的事了。


  --何況今天他叫我拋棄犬和千種,誰知道他明天拋棄的會不會是你呢,蘭奇亞?


  不過看樣子,也不必再多說什麼了。


  他用力揮下三叉戟,原本沾染其上的鮮血也隨之甩落一地。


  我不會再期望你的認同了,蘭奇亞。


    ◆


  『-----』


  有人在喊他。遠遠地,遠遠地,像是從世界盡頭另一端傳來的細小回音,破碎而微弱。


  意識在清醒和暈眩之間載浮載沉。腦袋像是被丟進了果汁機裡徹底打碎翻攪,許許多多知名或不知名的情緒感慨零碎紛亂四散漂流,夾雜著腦漿和痛楚一起衝破胸口無法遏抑……


  「……哥列、彭哥……!」


  像是在水中傾聽著岸上傳來的聲音,雖然依然扭曲,焦急和擔憂卻逐漸變得清晰起來。


  「--澤田綱吉!」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


---

試閱到此全部結束,謝謝看到這裡的大家^^
本來還想再多聊一些…不過現在沒體力了(哭)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

POST COMMENT


自我介紹

九穫&木久香

Author:九穫&木久香


since 2010.04.20
「銀朱森林」目前是以
九穫和木久香為中心的雙人社團,
社團E-mail:(★→@)
poppyred.forest★gmail.com
或請至左側類別裡的「留言版」

通常這邊處理留言回信通販(確認匯款已收到後)平常約需3~5天(過年等重要節日可能會稍慢)
還請大家稍等及包涵///

【九穫】
主力為一般向漫畫、繪圖創作兼雜文。
【木久香】
(舊名:野姜)
主力為小說創作,一般向和BL向並行中。

───歡迎同好自由連結或是和我們交換連結☆

類別

噗浪

搜尋欄

FC2計數器

最新留言

應援中

★寄賣店家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